那些用来怀念的时光,记录了我们满满回忆

2019-12-16 11-51-15 阅读量:33关键词:情感,恋爱技巧

罗大佑的“童年”老是百听不厌,尤其是走在芳华尾巴上的我们,屡屡听之,总能勾起难平的心潮,总感觉歌中住着一个我,抑或能够说,歌声带着我重新走进了那段“过去的童年”韶光。 我的童年绽放在白杨树环抱的村子里,这儿的轻风总喜欢时不时地逗着白杨叶儿玩儿,使得成千上万个叶儿一齐密密地摇晃着、翻转着。阳光下,银白刺亮的一大片,好不惹眼!

这是一个有着二十多户人家的小村子,有挂着大片鱼鳞云的澄澈蓝天;有两条低眸就可见到水草浮动,鱼虾嬉戏的清亮小河;有开得像河一样,没完没了的赤金油菜花,让满村都浸润着湿湿的、悠悠的,和着香草味道的清香;有成片葱绿葱绿的水稻田,农忙时,那是全村最热烈的地方。
呼喊声、欢笑声、呼喊声、收割机“簌簌”的忙活声,久久地回荡……那一个个精壮、灵便的身躯,在悠悠境地间时隐时现,阳光大片大片地在大人们的额发上洇开,化成幸福的汗水,润出浑厚的笑脸,浸开开朗的笑声,恍如嗅到了浓浓的歉收的味道。这时候,固然也是我们这群孩子最快乐的时候,没了大人的牵制,我们即可成群结队,豪恣玩耍。
老屋探险、“野外”大餐、竹林大战、架鸟钓鱼……
总之,年幼的跟着年长的,女孩儿跟着男孩儿,总有探不完的森林险境、寻不完自然奇景……
落日西下,一家子开始放动手头的活儿,一起张罗着在玫瑰色霞光里的晚餐。
在开阔的庭院里,在富强的老榆树下,一张小桌,一家人,牢牢依靠,透过热腾腾的饭菜冒出的薄雾说说笑笑、聊天说地……
直至暮色四合,小村子便又热烈起来了,犬吠声、知了声、蛙叫声此起彼伏,萤火虫也可以提着灯笼飞出草丛,和猫儿狗儿逗着左突右撞。
左邻右舍也陆连续续摇着扇子聚在一起,这时父亲便会拖出一张慷慨桌子,让孩子、女人坐着。
我和火伴们,要么肩并肩坐着,从老榕树叶子的清闲处看青灰色的夜空,上面嵌着一颗一颗的星,数着它们有没有比今天多呢?
猜日间的那两只胡蝶有没有在一起呢?
想老屋里的那只野猫在里头做甚么呢……
要么,听左邻右舍那些年迈的爷爷奶奶们讲那些过去的传奇,听日军驻扎在村头时与村里的地下党员发作的惊险故事,忆轰轰烈烈的“打地主”活动,和艰苦的社会主义建立……
尤记得近邻一个老共产党员曾说过如许一句话:“将来最好做个教师,中国人太需要教诲了……老黎民思想进步了,就可以挺直腰板,少挨打,少刻苦……”。
正是从这时候可以,“红色反动”、“教诲”、“知识”的种子在心中静静生根发芽。
机遇偶合,那个过去似懂非懂地址着头,稚嫩懵懂的自己,真的走上这条任重道远的教诲之途。
记不清甚么时候起,小村子像着了魔似的,两条小河接踵变色,好像两条猛烈的花蟒蛇,陵犯着河中的鱼虾。
紧接而来的就是我至今难以放心的噩梦,那个我和村里全部小火伴们的乐土——竹林,一棵一棵接连枯黄、灭亡,将我们过去刻在其上的灵活誓言一齐带走。
从那时起,我再也没闻到老爷爷淡淡的茶香与“吱呀呀”的摇椅声,再也没看到小孩儿在竹子间翻筋斗,举行“竹林大战”的盛况;再也未听见轻风细雨里,窗外竹叶的窃窃密语……
那时候,偶然从大生齿里知道了祸首祸首,那个恐怖的名词——“化工场”。
又不知过了多久,村里掀起了“重修风”,村民省吃俭用,可以连续盖起来了泥砖构造的新房子,可以铺瓷砖,可以修围墙。
再厥后,更有人盖起来了水泥的楼房。
这一切,恍如是静静举行的,一家接着一家,又恍如是大张旗鼓的都会化进军。
站在高处望去,蔚蓝色的天空下水泥构造的楼房,泥砖的矮屋与旧时留下来的茅厕、猪栏、鸡圈交织错落、斑斓各别。
而不久之后,一个酷热的夏日,几个火伴连续和我道别,说要去很远的地方。
心中的难堪忽然改酿成了一股长大的激动,盼望自己也有一天能拉着观光包,看看白杨树外头能否能寻找到我落空的小河,我酷爱的竹林,我缅怀的火伴……
而有一天,我真的走出来了,却发明“从前”是没法在“将来”找到的;而有一天,当我想走归去时,才明白,“将来”永远会带着“从前”的记号……

Copyright © 2011-2018 温馨生活百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