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与恨 欲罢不能的雨中船底顶穿越

2020-04-09 13-56-33 阅读量:39关键词:户外运动,户外活动,户外资讯,健康运动,户外旅行

引子

8月29日联山B线上船底顶,队员:铁马、小生、思思、非马、阿黎、女汉子、阿正、帮主、四眼判官、玉蝴蝶、野人村。领队四眼判官,中协阿正,收队野人村。全程路线规划是:联山B线上船底顶-高嶂顶-大布。本人没有走过联山线,仅走过罗布线。第一天规划线路、时间和实际时间如下:

7:00在联山村下保护区的石碑处上山(1)—小垭口(2),1小时。(准时到达)
这段线路急升,海拔上升260米左右,距离1公里。
小垭口(2)—罗布坑旧址(3)(三棵树),40分钟。(9:00到达,迟到20分钟)
这段线路的海拔基本没有上升,但有些路径比较狭窄,左侧是很凶险的落差。通过时得放慢步伐、小心翼翼。如果是雨天或是黑天走,危险较大。两点距离约为1.5公里
罗布坑旧址(3)(三棵树)—溯溪点(5),3小时。(14:00到达,迟到两个小时)
海拔上升230米左右,上上下下,有一个近200米的坡有点折磨人。有些路段路径也比较狭窄,左侧也是很凶险的悬崖。两点距离约为4公里。
溯溪点(5)—工棚(7),2小时。(18:00到达,迟到2个小时)
这段溯溪路,前段比较平缓,后端巨石、落差较大,但一路上没有什么悬崖。从这里开始一直到乱石坡顶,路边的都有玛尼堆,可以很轻松地顺着玛尼堆走着正确的路径。两点距离约2公里。
工棚(7)—平坑横切点(8)—乱石坡顶(9)—船底顶(10),2.5小时。(凌晨0:00到达船底顶,40分钟过悬崖,迟到3.5小时)
从工棚开始,到乱石坡顶,应该是这一天中最困难的时候。海拔上升600米左右,体能消耗大,路况复杂,在后面有几段Y型乱石坡很容易把人引向歧途。最简单的辨认是,只选择右支的就对了。当然,每个关键点都有玛尼堆确认,过了乱石坡顶就过10米高悬崖,之后就到达船底顶。两点距离约2公里
船底顶(10)—望顶营地,1个小时(1:40到达望顶营地,迟到40分钟)
这段下降320米密林山路就到望顶营地。两点距离约2.5公里。

第二天原计划行程:船底顶—大布,约23里,用时10小时。
望顶营地—峡洞,3小时30分钟。(16:30到底补水点,迟到2小时,中途来回往返浪费了1个小时)
这一段一直在山脊上走,沿途有一小段是密林山路,相对轻松走过去,峡洞的这个补水点基本上已被牛屎污染了,最好再坚持50分钟到下一个溪谷补水。两点距离约7公里。

由于第一天晚上是凌晨2:00扎营,第二天不可能7:00上背包出发,消耗体能过大,就没有按原计划走大布方向。最初改走落日峰-新洞下撤,后来走峡洞-新洞下山。

第二天雾雨,能见度低,上午11:00上背包走新洞下撤(因为望顶营地离上斜村只有8公里山路,夜里又咨询了广州山友出去新洞的时间约七个小时,所以定了11:00起包下撤)。

2015年8月28至30日船底顶(联山B-船顶-大布)穿越露营[广东省阳江市]
http://bbs.8264.com/thread-4310034-1-1.html



正文

船底顶,一个充满神秘而传奇的地方,江湖传说,爱她,带她上船,给她温柔和浪漫;不爱她,带她上船,那里群山连绵,路况错踪复杂,甩掉她。面对这个爱恨交集的船底顶,8月28日13:30分在阳江市东珠酒店后停车场上车出发400公里外船底顶山脚下联山村,途中休息吃晚饭,约21:30到达。扎营、泡茶,叫上清远登协队员农夫上来营地聊天,他家就在联山村下。农夫在地图上指出哪几个地方有手机信号,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给他打电话。这显然是给我们带来正能量,农夫可以24小时不停地跑完联山环线,船上所有路线都走过,这个牛B。

1500元三天人工+250元两天食宿费+686元高速费+460元油费+300元下山费+350元途餐费+370元露营伙食费+15元卫生巾费+95元气费+30元药=4056元/11人=368元
29日早上5:30闹钟响,雾雨蒙蒙天微亮。大家分工煮早餐、收帐篷、清理营地,等做完热身操已经是7:00,比原计划出发时间晚30分钟。我们就在上山口下扎营,起步就是登山小路,在此偶遇广州队,他们走的是西坑窝线路,有一小段是同路。刚开始都能按规划时间走到小垭口,走在潮湿的山林中,没有风,有几个队友都感到胸闷,包括我。汗如雨下,湿透了上衣,这条线平时应该很少有山友走,青苔厚而多,路滑每走一步都很费劲。9:00才到达三颗树,比原计划晚了20 分钟。三棵树去到溯溪点全程小路,大部分路面窄,刚好能放下脚,左侧是深坑,表面淡定从容无比,其实小心亦亦地行走,口上不停地告诫大家:“小心,慢点走。”中午在一条小溪边简单吃了路餐,休息30分钟。
厚厚的青苔,大大小小的石头,寸步都得小心。
潮湿的山林中行走是一件很烦燥的事情。

人体头部散热是身体总的60%,所以爬山裹着头部虽能避免虫子树枝的打扰又拉风,但是身体感觉到热的时间就要让头部散热。晚上扎营的时候全身冷,就要包住头部,穿好袜子,垫好背,这三个地方是既是散热快的地方,也是保暖的地方。还有一个男队友可能前一天晚上休息不好,,途中煮了一个面条吃了休息一会情况好转,及时补充点能量,喝口热水能快速恢复体能。

追寻前辈的足迹,领略船线的魔力。每一步都是磨练意志的痕迹。 困难越大,穿越联B线的欲望就越大,是弱智的选择还是感情的驱使? 我们沿着山中小路,翻山越岭,穿过第一段青苔山,第一次补给用水。淋漓之苦开始感受到了。 你来与不来,山就在这里,曲曲折折,我们有我们的独得之乐。 欲步不前,脚下是几十米的深谷,担心又要得小心,困难无处不存在,对讲机告诫全体队友经过这里千万小心,三点稳了再过第四点。
溯溪点到达最上面一个工棚是18:00,比原计划迟到2小时,拉拉扯扯的,换双溯溪鞋都用了半个小时,真是无语。面对一些女群友不温不火的,领队也没有办法。

你再说赶时间她都是说快了快了。出发前就已经咨询过联山脚下的农夫山友,说最近每天下午4点到6点船山上都下雨,刚好到4:00时,还真不给面子下起大雨,比她大姨妈还准,因为溯溪,拿出等高线地图判断我们所处的溪汇集了很多支谷山水,马上叫队友们撤到山上远离溪边,避免遇到山洪,约15分钟后和野人村、阿正拿出地图商量,等下去时间在耗着,必须在天黑前过悬崖。而根据地图显示,我们离工棚上乱石坡只有300米的溪程,两种风险的评估后三人都决定选择继续走,毕竟见到天空的云层不黑也不见的厚,有山洪的机率不大,快速冲过去比等着好。刚起步10分钟就上到溪的侧边山道行走,印证继续走是正确的。


工棚到船底顶的时间是凌晨12:00,迟到3.5个小时。一场大雨后,虽然有雨衣但大家的衣服都湿透了。雨一直下着,天渐黑,18:00在工棚沿着山路上乱石坡,7:00中的时候前面马泥堆不见了,这时山谷中起风,风雨中突然迷路的感觉,当时真的担心有队友情绪或体能出现情况。和野人村拿出地图和手机定位商量路线该如何走,最终决定下撤到最后一个马泥堆重新找路,此时野人村变前队找路、带路,突然野人村大喊:“就是这里,发现马泥堆,路线正确。”这真是给大伙一支强心针,一鼓作气上了真正的乱石坡。
乱石坡陡峭石利,更有石不牢固,稍不注意就会踩或抓到松动的石头,存着滚石的危险性,时不时提醒大家注意安全,别急,路已找到。就这样,野人村在前面坚持了两个多小时的探路,
终于在22:10到达乱石坡顶。检查大家的情况,个个都精神很好,没有推残意志的表现。在乱石坡后本有一个紧急扎营点,没有水的。但是别的山友队早在那里扎营占据了所有地方。雨不停,唯有下悬崖,夜晚下悬崖本身风险高,但不下悬崖过对面就没有平地扎营。只有取出绳锁打好保护,一个一个放下悬崖,悬崖南北两边是悬崖,但悬崖10米深下面是一个垭口,垭口的西边就是船底顶。悬崖顶上也有前辈们绑了新旧五条绳子。检查确保绳子安全系数高,我自己放绳子的打好保护,避免放绳时让队友拉下悬崖。阿正为第一个下到悬崖底下接应,我最后一个,40分钟后全部安全过悬崖。
凌晨0:00到达船顶底,各人都象征性地照了一张船底顶马泥堆的相片,也没有心情取出队旗拍集体照,船底顶原本也可以扎营的,但风大雨也不停,没有水源,更让人心寒的发现山蚂蟥。走吧,还有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望顶营地,那里才是舒服的地方。1:30分时去到营地边,周边都是大雾,一直找不到营地,傻呼呼地拿出地图和野人村研究,有心没有力地说,走错了。这个钟点告诉大家找不到营地,那打击真的叫狠狠一掌打到胸口上。往回走一段路,再次研究,原来就在刚才到的地方50米之外就是望顶营地,再回找,下面就是广州队6个帐篷在。
这个时候上天算是可怜了我们一阵,竟然雨停,迅速各自扎营,煮了一个面,煮了两煲紫菜蛋花汤,洗完澡,喝上热呼呼的汤,马上走进帐篷睡觉。广州山友被吵醒,走出来问我们从哪上来,我说联B。惊讶地回答:“卧槽,这种天气走联B。”交淡之后原来他们是走罗坑上来,新洞出去。当然,他们被护山人拦住,想办法进来而已,致于什么办法,我实在没心情去问,大家懂就行了。
天黑行走乱石坡,没有相片,仅有的却是步步惊心,当登山乱石坡顶时,我既骄傲又是担心。上顶后我们抖擞精神,一气下了悬崖,登上了船底顶,穿过山林到达望顶营地,这时我才定下心来,这次路线危险指数总算是降低70%。 清澈见底,淙淙流水,趟过河流,犹如一幅精致的图案,人与自然的和谐,真想脱下衣服一洗身上的臭汗与俗气。

30日早上8:00就听到外面有声音,那是广州山友起床,他们没有收帐篷,天还在下雨,雾雨当中探个头出去,外面还真冷。刚好遇到广州山友在走动,问他们什么时候走,回答很随意的:“不知道,没所谓啦,雨停就走,六七个小时就可以走出新洞。”这句激励人心,和我做攻略的时间吻合,再躲回帐篷睡觉。9:10后起来煮饭,全体拔营,在雾雨中吃上了美美的大餐,真是鲍参翅肚都不换。

知难而进,同吃同住,人生无非就是三餐一宿,清茶淡饭、无怨无悔也是一种美
收拾营地、垃圾剩菜全部放进背包。
取出群旗,雾雨中照起合照,各种造型各种骚动。。。。。。。把不开心的丢到山涧,随水漂走,把人的心灵带到一种崇高的境界。你看我们的笑脸,这里,我来过。
户外无国界,无兄弟姐妹不登山。相互的默契与合作,团队的团结是每一次活动成功、安全、愉快回来首要条件。 这班人,风雨中自得其乐,好像就是船底顶的主人。 起包出发。经过一天的一夜的下雨,背包早就浸透,大家的装备明显有重不轻。虐啊!
14:00下到落日坡,雨中没有停留,一直走到高嶂顶前的一个山坡发觉走过头了,地图上显示离新洞路口还有约400米,全队往回走,在新洞路口找入口,找来找去只找到一条不是很明显的环腰山路,放眼看去,山陡风大,既然选择就向前走,但三分钟后我越走越感觉不妙,右侧几十米深的谷底,路滑一不小心就掉到山下。
不容商量,全部往回走到山脊上,重新打开地图,最终路线选择峡洞走机耕路出去上斜村,高嶂顶到峡洞补水点要下降海拔600米,有一半以上的队友鞋进水了,这可是雪上加霜。
脚踏黄土,步步高升如平地,一步一足印。

16:30全体队友下到补水点,不作停留沿着峡洞废弃村庄走出机耕路,20:30在水电站再次偶遇上山时的广州队,他们像被鬼追一样,速度太快了,看他们全身湿透,这两天也虐的心寒。由于司机在新洞小学,车开不进上斜村接我们,只有另租一台七座车去到上斜村接我们出去,300个大洋,这个时候这点钱还是给的乐意。回到了文明社会,到新洞小学洗了一个冷水澡,换上干衣服,在高速路服务区吃了一个快餐。31日凌晨5:30分回到阳江东珠酒店后停车场,活动结束。


这次活动总的来说是安全回来,但路线的安排和出发前的功课做的不太科学。我们第一天走了19个小时,别人走了10小时,原因有三:1、我们出发时间迟了半个小时,全体队员忽视13公里上船底顶。总认为路线短,走的节奏太慢,全程休息过多。2、遇上雨天,路滑,石头青苔太多,想提高速度有点困难。3、我的攻略做的不够全面,忽视了雨天的速度和晴天区别是这么大的,总的来说经验不足。此次活动谢谢全队队友的信任,更加谢谢野人村在紧急关头,勇于探路,科学走上乱石坡,第二天还强忍压抑,跟着别人的节奏收队,是一个责任心强的队友。谢谢中协阿正。越是困境越不要乱、不能慌。只有积极、科学地寻找路线才能避免事故发生。意外是大自然不可抗拒的,天灾事件,事故是人为、乱来导致的结果。谢谢队友的信任、支持和理解。谢谢大家同甘共苦、共同进退。谢谢后方留守人员唐老鸭、戒瘦,谢谢清远登协农夫的解答,谢谢秋月无边提供的等高线地图。

( 本文作者 : 风雨判官 )

Copyright © 2011-2018 温馨生活百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