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骑行阿和沙漠公路与独库公路

2019-12-16 13-23-48 阅读量:53关键词:户外运动,户外活动,户外资讯,健康运动,户外旅行

路程的规划
6月4日晚上7点半抵达和田,迎接我的就是一场沙尘暴,在飞机上就看到满天的沙尘
飞机在云层上面的时候阳光普照,一片云海,当下降的时候,本以为可以看看和田的全景,谁知只有黄色一片雾霾
到了机场马上装好单车,一出去就下起了雨,落到身上的都是泥浆,一路上的人好似没沙尘暴这回事,只是少数人带个口罩,其他的该说就说,该笑就笑,我感觉张嘴就是在吃沙。
由于第二天是肉孜节当地人都放假,很多店都关门了,吃了手抓饭,感觉很油腻,当时打算骑完独库再去乌鲁木齐尝下其他家抓饭味道,买了点水果,水,馕就是沙漠公路的补给了
阿和沙漠公路,也就是和田到阿拉尔,全程427km,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第二条沙漠公路,建成于2007年,现在是一条开放式的收费公路。第一条是民丰到轮台的沙漠公路500多km,这条沙漠公路骑行的人很多,道路每隔4km就有一个水房,由一对夫妻看守,网上的信息也很多,基本不愁没有补给。
由于我们骑完沙漠公路接着骑独库公路,所以选择阿和沙漠公路更方便我们接下来的旅程。
出发前做准备工作的时候遇到很多困难,因为网络上关于这条公路的骑行信息实在是太少了,由于是沙漠骑行,补给成了关键,特别是水源。听说每隔100km就有一个加油站,但是也有人说只有进出口处有加油站,其他关闭了。地图上搜餐饮店便利店也完全没有搜到,加油站搜到两个,打电话过去要不就是空号或者没人接听不敢轻易相信,由于不确定的因素很多,所以还是带了很多补给才出发。下面就来详细说下补给点。
第一天,和田~红白山服务区180km
今天以为180km全程没有补给,其实不然,和田出发骑行80km到了塔瓦库勒乡,很完善的乡镇,加油站,便利店,厕所,餐饮店,还有警察局,当时那里是在施工,好似是建检查站。
这么大的地方地图上信息少得可怜。我们吃完饭休息了大概1个半小时继续出发,之后的100公里到红白山服务区一路就没有任何商店或者加油站可供补给了。
红白山服务区这里有加油站,便利店只有水,泡面和八宝粥,泡面还不提供热水,工作人员态度也很差,这里有厕所,有水龙头可以洗漱,但不能洗澡,有棚子可以搭帐篷,没有旅店这些,如果需要骑行这段,必须带帐篷。
沙漠路段不用爬坡,边走边玩速度还是挺快的,在路上看到队友在路边睡着了,我没有过去打扰,沙漠的骑行是孤独的,让我们就这样慢慢地学会长大,安安静静,不言不语都是很好的风景,让心释然,已是欣慰。
我在晚上9点天黑前到达红白山服务区,买了八宝粥吃了,和过路的司机大哥聊天,10点队友才到,我们就商量着在哪里搭帐篷,我们看到最里面有棚子很适合搭帐篷,问了服务区的工作人员他说不能,我们就在路边准备搭帐篷,不一会儿有一个自驾的朋友过来
“你们过来棚子这边来,安全一点。”一个男人轻声对我说。
“他(指着那个工作人员)不是说不行吗?”我说道。
“管他呢,搭了再说里面安静又安全。”
于是我们把所有东西转移到后面去,也没人阻拦,其实这里是交警的工作休息的地方,那些工作人员根本没有权利管,真是不友好啊。
当晚沙漠还下起了大雨,狂风暴雨,都快把帐篷掀飞了,我和队友在半夜还没睡着,太吵了,还在我们的骑行群里吐糟,幸好有个棚子可以遮雨,如果帐篷搭在外面,我们就要遭殃了。
想念了一路的面条
供动物饮用的水


第二天早上起来,吃了那个干巴巴的馕,混着冷水吞进了肚子里。
今天,红白山服务区~阿拉勒服务区120km
全程无补给,出发前网上有提到阿拉勒有服务区,但已经是多年前,不敢冒险,所以在红白山服务区买了10几瓶水,是打算如果在阿拉勒没有补给也不至于断水。
一路上看到沙丘成群,延伸到了没有尽头的远方,看似安静的沙丘,却不时被大风刮得好似有节奏似的跳动,时有狂风卷起的沙尘遮蔽了视线,在一些荒地的平坦出,还有些气流变成漩涡,带着尘土互相交织,形成小型的龙卷风。
胡杨树,这是在沙漠公路两侧唯一能看到活着的生物,长达10几米的根系才能吸收深埋在沙漠地底的水,路边有大片的固沙芦苇格,每天下午5点没有那么晒的时候,工人就会出现在路边补种这种固沙方格。
正是有了这种技术,才能使沙漠公路的修建成为可能,其制作方法是,将已截成70CM的芦苇整齐摆好,沿中线将其插入沙中,深度约15CM 方格形成后将芦苇根部的沙踩紧,将方格中心的沙向外扒,形成洼地 芦苇外露高度约为15CM
但是这种防沙格是有一定的使用周期的,芦苇固沙格慢慢地会腐坏,而且会遭受不可避免的风蚀 其使用寿命最多为十年,正常在四五年开始,就必须进行部分补栽。
无意间发现了一根胡杨的枝干,不知它是被某日的狂风吹断还是自己愿意跌落的,它躺在柔绵黄沙的怀抱里,再也不用迎着朝阳昂起高傲的头,终于换了一种姿势,可以慢慢的再看一遍昨日的夕阳。
下午5点多到了服务区,有两个加油站,一个已经关闭,我走去另一个加油站,问能不能搭帐篷,小哥说他们有为旅行者提供住宿,可以免费住他们的员工宿舍,原来这里是中石油的宿舍,这里还有餐厅,便利店。
我收拾完等了很久,队友也到了。我们当晚吃了大盘鸡,还是不错的,买了一些水果,零食回去房间,这里的水果很贵,没有吃过几毛钱一斤的西瓜,苹果,油桃都是25一公斤,西瓜哈密瓜3块一片,库车小白杏吃得最多,最便宜是10块一斤,我是不是来了假的新疆呢。
很感谢加油站提供的帮助,那里的厕所有冷水可以擦一下身体,但是没有洗澡的地方,由于前一天已经没洗澡了,我就去洗了头,然后把水装回宿舍,站在盆子那里洗了个澡,实在是狼狈。
我就像一个捡矿泉水瓶子的

第三天,阿拉勒服务区到阿拉尔120km,全程无补给,出发前要在阿拉勒买好食物和水,沙漠公路就是每天的起点和终点有补给,其余一路都没有人烟,相伴的是逆风,沙尘暴,大太阳或者零星雨水,还有过往的车辆。
今天的太阳太毒辣了,我们在一个太阳能发电板后面休息到太阳差不多下山才出发,不然真是没法骑。这一路大货车和小车还是蛮多的,需要注意安全,最后一天我们剩50公里的时候把水喝完了,见到大货车司机停车在路边休息,我们问他们拿了几瓶水,他们都很好人,二话没说就给了,感谢这一路的好心人,队友啊毛停在路边休息,都有司机问他要不要上车,以为他骑不动了。
三天完成沙漠公路的骑行不算很难,就是每天骑完都忘记放松,肌肉还是很酸痛,记得按摩放松就好了
400多公里的沙漠旅程,在没有风声和车辆通过的时候,感觉整个世界就剩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,千年风霜,万里狂沙。一条沙漠之路最美的不是连绵起伏的沙丘,也不是坚韧不屈的胡杨,而是那些走在路上,不停追梦的人。
只有荒凉的沙漠,没有荒凉的人生。



在阿拉尔结束了沙漠公路的骑行,阿拉尔到库车大概 240公里,我们准备搭车前往
队友说他网上查了有很多包车,每人100多块,我们去车站看了问了好多人都说没有包车去库车,,后来才知道,最近在整顿这种黑包车,所以我们只能打的
问了几个司机他还不愿意去,太远了,而且限速,来来回回差不多10个小时。阿拉尔新汽车站有两班车可以去库车,每天早上11点是14座的车,下午5点是7座的车,但是我们错过了时间,只能打的过去了,两个人花了550元
就算没错过时间,我们两个人2辆单车也很难上车(另外一个队友骑完独库公路再骑沙漠公路,从库车搭班车去阿拉尔71元,司机不让单车上,无奈给了司机70元,才搞定,这已经很不错了,钱可以解决的,就算了吧)
阿拉尔是新疆的一个县级市,蒙古语意“汇聚,交汇”的意思,城市整体感觉很新,道路很宽,看着人民的穿着打扮,是汉族人居多,查阅资料后发现,阿拉尔是2002年才设立的县级市,2004年的时候,政府才正式挂牌成立。这里的矿产资源丰富,是新疆南来北往的重要交汇点,晚上看到很多人在公园跑步,一家老小带着小孩子出来散步,从人们休闲的生活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年轻有活力并且富裕的城市。
我们当晚11点多才找到宿舍住下,放好东西下去买了一桶泡面,两根香肠,一包酸奶,解决了晚饭。由于酒店不允许把单车放到房间里,我们只好放在楼下,特意提醒保安叔叔,说:
“你好,这个东西没地方放,我放地下了,你们注意不要当垃圾扔掉可以吗。”
“好的好的,放心,没人扔你的。”保安叔叔拍拍胸口说。
那是一个我在沙漠公路捡的胡杨枝,形状特别好看,,胡杨是沙漠里的明星,可以活一千年不死,死后一千年不倒,倒后一千年不朽。
第二天醒来,下楼准备出去,检查了一下单车上的东西,发现我的胡杨枝不见了。
“你好,请问你们是不是打扫过卫生,我放在地上的胡杨木头怎么不见了”我着急地问前台女生。
“什么东西啊?(又被拷问灵魂)”
“就是一个胡杨木头,我昨晚特地交待保安叔叔不要扔呢?”
“那个保安下班了,不知道啦”
我欲哭无泪,只能怪自己没有把东西看管好。由于队友还没起床,我就骑车出去逛了一下附近的市场,吃了拉面,一直想找在和田那里吃的那种拉面,特别好吃,只可惜在接下来的路程中,再也找不到,有些东西的美好就在于那转瞬即逝吧
等到11点,队友终于收拾好可以出发,可是准备出门的时候发现轮胎漏气了,又折腾了一会儿,有一个男人很热心地过来帮我们补胎,他是郑州人,过来这边做生意,很详细地指导我们如何过去客运站。在他口中,我们才知道有新旧两个客运站。
我们先去了旧客运站,看有没有包车去库车的,发现并没有,班车也只是新客运站有,我们又去了新客运站,早上11点多的车已经出发,下午的5点发车,可是不能放两辆自行车,我们无奈之下拦了一辆的士。
“你好,请问去库车吗?”
“不去不去。”司机嫌弃的表情挥挥手。
“麻烦你帮我问问有没有司机愿意去,好吗?我们找不到包车,客运站班车又不让单车上,我们没办法啦”我恳求的语气说道。
他开始拿出手机看联系人,然后在车上的电台喊“你们有没有人可以去库车?他们有两个人,两辆单车”
我和队友躲在树荫下吃水果,不一会儿一辆车过来了,下来一个年轻男生。
“你们两个人600块吧”
这真的是贵的要死,我说:“500吧。”
“不行啊,又过路费,油费,500去不了”
我们想了一会没说话。
“那就550吧”司机说。
“行吧行吧”我无奈地说。
我的单车折起来很方便就放进了后排,队友的要拆前后轮,后尾箱的盖子还不能盖起来,司机都怕过检查站的时候会不放行。
的士司机是重庆人,92年的男生,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,在阿拉尔开出租车已经2年多。
“你怎么跑来新疆开车啊?”我好奇地问道。
“我舅舅在这边,说这里开车还不错,我就过来了,现在整顿了这些黑车,我们生意好很多。”
“哦,怪不得,我们都找不到那些包车的”
“这也是我第一次搭客人去库车,我们基本不跑这种长线的,不划算啊,没钱赚”
由于他第一次跑库车这条线,一路在电台上不断和其他司机交换道路信息,比如限速多少呀,车厢后尾盖没盖上,他怕交警拦住不让过,其实我更怕,不让我们过去真是头都大了。
开了10几公里来到检查站,新疆到处都有防爆警察,旅店,饭店,商场全部都要过安检,大型巴扎人群密集的地方更是要刷身份证才能进去,加油站全部有栏杆检查了身份证才能进,基本上所有拿了营业执照的地方都配有一套防爆装置。
警察叫我们下车,让我们出示身份证,问我们,你是谁,你从哪里来,你准备到哪里去,经过这灵魂的拷问,一一交代清楚后,还叫了另外一个警察过来看了后尾箱,嘀咕了几句,最后同意放行,真是有惊无险。
很多朋友说新疆很乱不安全,其实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,我总算有点明白这个道理。这个并不会妨碍着我出发。
这段路好似是50多公里,限定行车时间45 分钟,就是说不能早于45分钟驶出这段路,小伙子很头疼地埋怨说,速度怎么开啊。
小伙子去加油,还给我们买了饮料,这真是星级服务。
我在车上的时候搜索了几间旅店,让司机在旅店附近停车,可是他说新疆交通很严格,不能随便停,本来已经到了旅店门口,硬生生地兜了几圈,找位置停车,最后把我们放在了距离旅店几百米外的地方。

我很快就把单车装好,然后骑车去旅店办了入住手续,再回头帮队友装单车,他的单车出现了一点问题,我们搜索附近的车店发现并不远,于是推车过去,是一家捷安特专卖店,老板说很多人骑完独库公路了,在这里打包单车寄回去了。
我们修好车就去找地方吃饭,手抓饭在很多地方已经早早卖光,我选了一家里面坐着好多人的饭店,新疆人吃肉确实很豪放,烤肉一大盘一大盘地上,夺命大乌苏就像喝水一样,然而在新疆期间除了那碗沙漠拉面,我还是没有吃到我想要的感觉。大概我对吃东西的仪式感里更在乎当时的心情又或许跟谁吃。
吃完饭打算去逛下库车,这里可是古代的几个精小国之一的龟兹国王朝,拥有大量的历史遗址,古城墙,古寺等,可是刚骑车出发,突然刮起大风,下起了大暴雨,这天气变得也太没有规矩可言了,我只好冒着雨骑车回旅店,差不多全身湿透。
等到晚上9点多停雨了,出去逛下夜市,居然还能看到日落,夕阳照在被雨水冲刷过的路面上,折射出来的阳光是那么的炽热。夜市里很多小吃,水果,坚果, 才知道原来也有好吃的馕,而不是我们在和田商店买的那种硬梆梆的,很难吃。
买了两个馕,一点葡萄干作为第二天的干粮。

第二天9点出发,在库车楼兰宾馆右转进入天山西路,这时候已经是顶着强风骑行,心想今天这个天气又将会是一场硬战。
微信告诉队友天气情况,让他尽早出发。
附近很多古代的遗址,经过西域都护府也就是古代这个地方的最高行政机构,看到路上有指示牌显示左转2公里是库车王府,于是骑车过去看了下,进去需要收门票,我在门口拍完照便继续出发。
今天的目的地是库如力100km,刚进入独库公路,有一个自驾的司机招手让我停下来。
“你好,请问你有做攻略吗,独库公路前面是不是封路了”一个女生问道。
“没有收到封路的消息啊,已经开通了,但是如果天气恶劣,确实是会再封路,我把独山子公路局的电话给你们,你们打电话去问清楚吧”我说。
把电话给他们后,我继续骑行。
一开始就已经沉醉在红褐色的群山之中,山体岩石经风雕雨刻而成,山体千姿百态,峰峦直插云天。我停车爬上其中一个小山坡,环顾四周,让我想起了李娟在《春牧场》描写荒野的段落
“我现在最高处的山坡上四面张望,也看不到一棵树,看不到一个人,光秃秃的沙烁坡地连绵起伏,阴影处白雪厚积,倾斜的天空光滑而清脆”
连绵100多公里的天山峡谷无疑是孤独和寂寞的,但也正是在这样的苍穹之下,用无声的呐喊慰籍着远道而来你和我。
坐在这片土地上,我只想闭上眼睛感受群山万壑在狂风中嘶吼的声音。就这样坐了一个多小时,狂风慢慢减弱,意识到我真的需要出发了。
慢慢地,阳光开始打在我的背上,畅通无阻地照射着那红色连绵的山体,颜色更加深沉。蓝色白云相得益彰,色彩丰富极了。
到了中午1点,才骑了30公里,这时候需要加快速度了,不然今天可赶不到目的地。这时也终于等到了队友,一起骑行。看到远处的雪山,也不知道拍了几张照片,都不能清晰地拍出来,不知道为何对雪山有一种痴迷的向往。还是把美好留在心里吧。
骑了60公里终于看到一条村落“康村”,附近有几家餐饮店供过往的大货车司机用餐,我们在红红川菜馆吃了饭,队友想休息一会,而我先出发,骑到一条弯道处,发现景色构图不错,于是爬上小山坡,拍好手机,按下视频拍摄,我跑下去摆pose,回头发现手机被风刮倒了,我又再重新拍一次,可谓装逼一时爽,一直装一直爽。
这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,距离天山大峡谷还有20公里,想进去玩一下是不可能的了,本来我们打算中午12点就可以到达大峡谷,因为才70公里左右,均速20,3个多小时应该没问题,现在想想,也不知道是哪来的自信,难道是梁静茹给我的勇气??
思想一直在现实和虚幻中试探,大概我不是一个现实主义者,我不在乎外界的所有声音,只忠于自己,但是最后我又在虚幻中把自己弄丢了。
幸好这里10点才天黑,有足够的时候醉在这里,今天骑得很散漫,用均速10来致敬这里的每一寸土地。
库车的小巷保持了浓重的维族生活气息
在这里正式进入独库公路


第一天晚上差不多9点才到达库如力,这里是一片矿区,也叫龟兹煤矿,一路太多太多重型货车了,道路被很多矿车压得破烂,我们并没有按照计划入住旅店,因为去到才已经倒闭了。
整个库如力只有一家饭店里有几个房间可以住宿,那家饭店叫渝荣饭店,也是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,在一个矿厂旁边。我住的是一个4人间,里面已经住了三个人,都是骑友,其中是一对年过50的夫妻,他们已经出来骑行好几个月了,这次他们是正骑独库。我进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差不多睡觉了,没聊什么,直接去洗澡。
出门右拐通过一个铁闸门,经过男员工澡堂,员工食堂,里面装修看着还不错,在尽头右拐后一直走,没有路灯,挺荒凉了,不是还有狗吠声,走了几百米看到一个洗衣房,旁边就是女澡堂。
眼前的一幕令我吃了一惊,里面大概20平米,大概7个隔间没有门,靠边有三张铁椅子,雾气弥漫整个澡堂,有一个妇女跟在我后面进去,就利索地把全部衣服脱光放在椅子上,径直走去隔间,开始洗澡。而我茫然地退了出去,想着怎么放我的东西,那椅子是湿的,还有这样毫无遮拦地洗澡我还是没试过。如果回去拿袋子实在是有点远,天气又冷。
“请问你们有袋子吗,能不能借我一个?”我问道。
“没有没有,就放椅子上就可以了”女人很平常地说着。
如果我在椅子那里脱衣服,我需要光着身子走好几米才能进隔间,后来没办法了,反正都不认识。
脸红耳赤地快速走进隔间,拧开水龙头,幸好那水很热,一下子就把一天的疲惫冲刷掉,我特意洗得很慢,等所有人走了我才出去。
忍住脏差的卫生环境,在饭店的厕所里把衣服全部洗了挂在饭店的院子里,回到房间时,几位骑友已经睡了,我蹑手蹑脚地收拾,把睡袋扔到上铺,拿了手机就钻到睡袋里去了。发现手机有几个未接来电,愧疚当时去洗澡时没有把手机调成静音,吵着他们睡觉了。
跟队友沟通了一下第二天的行程就睡觉了。
从库车进入独库公路的第二天,早上天还没亮,外面就已经吵得不可开交,原来是那些矿工进来吃早餐了,实在是太吵,屋里几个人都醒了,一直在聊天。
“小妹,你自己一个人骑独库?”。
“有一个队友,他住在旁边的三人间”。
“噢,那你们今天要早点出发,铁力买提达坂肯定下大雪的,你们看着时间,注意保暖,山上特别冷”女骑友十分和蔼地说着。
我看了一下时间,大概是7点左右,我出去看了一下,他们的早餐还是很丰富的,有手抓饼,煎鸡蛋,小米粥,玉米,油饼,茶叶蛋,跟汉族平常吃的差不多,吃完早餐,买了很多补给,卤鸡蛋,香肠,奥利奥饼干,瑞士卷,冰红茶,还有牛奶。
每天最头疼的大概就是收拾行李,怎么把行李绑好,这好似成了一种艺术,绑行李用了快半个小时,这时候已经是8点半了,队友还没起床,我就先出发了。
本来是穿着一件速干衣和冲锋衣,一出门还是挺冷的,由于也懒得加衣服,想着骑着就暖了,骑了不到50米,还是受不了马上下车穿上抓绒衣。
今天的目的地是巴音郭楞乡。
库如力出来就是一路的缓上坡,这一片是山区河谷地貌,在群山中穿行,不远处可以看到雪山,今天一路没有遇到大卡车,来往车辆也不多。
经过卡尔脑4号桥来到卡尔脑隧道,长717米,隧道里没有灯光,我打开了车头灯和尾灯,没有其他车辆经过,骑得很放松。
过了隧道雪山逐渐清晰,在这里拍了好多照片,对于一个南方人来说,对雪山的痴迷大概不亚于内陆人对大海的向往。
大概是10点多,骑了10来公里,困意来袭,刚好来到一片河谷滩,实在是很困,于是把车推下去河谷的碎石滩,在一个有太阳光照着的地方打开防潮垫,睡了半个多小时,阳光褪去,寒意袭来,周围只有虫鸣鸟叫,实在寂静。
收拾东西继续出发,路上看到羊群,牧羊犬真是像老母亲一样尽责地守护着羊群,虽然羊群挡道,但来往的汽车并没有按喇叭驱赶,而是慢慢地等牧羊人赶着羊群靠边,羊群的屁股扭啊扭着,可爱极了。
突然天空下起了小雨,马上穿上雨衣,在中午12点左右来到了大小龙池的盘山公路,从缓坡进入陡坡,下着雨实在是难受。
风景从寸草不生的矿山变成了开始有植被覆盖,色彩丰富了很多,下着雨雾气也很重,这里应该是五道弯,移动卡在这边信号一直不好,也不知道队友骑到哪里了。骑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小龙池,由于天气不好,拍照效果有点差,没有拍出大小龙池的神韵,有点儿可惜。
中午2点多,来到大龙池镇,这里有好多饭店,打算吃个饭再出发,顺便找个地方换上保暖裤。
这时候很想吃个手抓饭补充能量再去爬那个变态的铁力买提达坂,可是问了差不多所有饭店都说没有,他们说海拔太高,饭不容易煮熟,无奈只能吃了一个盖浇面,35块。
这时天气又冷又下大雨,我终于看到队友了,他在树下躲雨,而我继续骑行,吃完饭出发没多久终于来到铁力买提的盘山公路,大概是20多公里,好崩溃呀,天气不断地切换模式,下雨,停雨,出太阳,马上又下雨,下冰雹,再出太阳,由于上坡很热,出太阳穿着雨衣实在难受,换衣服已经整得没了脾气,真的是只有那片雪山才能够抚慰我的心灵。我在休息的时候看到队友在推车,其实我一直觉得推车比骑车累多了,所以我一般不会推车,即使骑得很慢很慢,慢到走路的速度都比我快,以不喘气的速度慢慢爬升,一边骑车,一边拍雪山,旁边经过的汽车不断给我加油,很多人问我要不要搭车,我婉谢了,倍感温暖。
由于再一次下雨,我停下来穿雨衣时看到队友搭着一个货车上来了,叫我上车,说山上下好大雪,不能骑了,我还是不愿意坐车,这么美的风景,我不能放过与它零距离接触的机会。
实际上并没有下大雪,只是下雨和下小冰雹。
其实骑得我好想哭,实在是累了,在距离垭口还有3公里的时候休息了一会吃点东西,有路过的司机给了我一瓶红牛和矿泉水,感激不尽。其实我骑车不会买这种功能饮料,因为确实是有用但是会上瘾,我不想依赖这个东西,他们问我要不要搭车,我说快到了不用了。
骑了有半个小时终于到了铁力买提隧道口,隧道正在施工,为隧道口装铁门,所以停了好多等待过道的汽车,我想这下完了,这么冷到底要等多久啊,不骑车身体马上冷却,这时有几个自驾朋友过来对我说:“你骑车上来的呀?那得多累啊,太有毅力了。”
“还好,慢慢骑不累的”。
“儿子,快过来向阿姨学习,这么厉害骑车上来呢,来跟阿姨拍张照片”。
我尴尬地笑着,跟他们合影。
其中一个男人跟施工保安说,你让她先过去,这么冷搞不好等会要失温了的。
保安看了下,对我说:“你去那边问问,看能不能通行”。
我推车过去询问。
“你骑车上来的吗,刚刚有一个男生都搭我们的车上来了,已经过去了”一个穿迷彩服的男人说道。
“是的,那个应该是我的队友,请问现在可以通行了吗?”
“还要等一会的,现在这么晚了,前面山上有狼,你一个人不安全,在我们这里住一晚吧,很多骑车的都在我们这里住的”
我看着他虽然穿着迷彩服,但应该不是警察,只是施工工人,由于这里是隧道口,不管正骑还是反骑,过了隧道就是下坡下去就有住宿的,怎么可能有骑友住在这里,除非遇到特殊情况。我看了一下时间,5点多,还不算晚,这里晚上9点多才天黑。
“不用了,队友在前面等我”我坚定地说。
我赶紧走到前面再次问其他施工工人能不能通过,接近哀求的口吻,最后他们同意让我先过去。
1915米的隧道,一片漆黑,车头灯的作用很小,道路也是坑坑洼洼,骑得极其小心。
过了隧道口,眼前全部都是积雪覆盖的雪山,美极了,要不是赶路,我肯定要到路边玩雪撒野。
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雪山,我激动地手足无措,不过想起那个人说前面有狼,我想着应该要赶上队友与他结伴好一点,我打开手机音乐,单曲循环播放Breath and Life,心里平静了很多,开始加快速度,追赶队友。
一路开始是草坪山坡的景色,白雪覆盖,好看极了。
大概10公里下坡后,开始有起伏路,谁知道这里人烟稀少,骑了好久都看不到一辆车,再加上狼这个梗,内心越发恐惧,这时迎来了对面的一个骑友,我欣喜若狂,马上招手打招呼。
“你好,请问前面有看见一个男生在骑车吗?”
“有啊,他爆胎了在补胎,大概4公里左右”
我大喜,因为这样很快就可以追上他了。
“那前面骑多远有住宿的地方?”
“山口大桥那里有一个检查站,应该有的”
听他说山口大桥,我想起早上在荣愉饭店那个骑友也说过山口大桥。
“那距离山口大桥还有几公里”。
“大概20来公里吧”。
我跟他交流了一下路况,他问我前面有没有适合搭帐篷的地方,我说有的,很多平坦的草地,但是听说有狼,你自己小心。然后匆匆道别。
加速追赶队友,终于在路边看到他了
“要不要帮忙啊”。
“你怎么这么快啊,我以为你推车得好半天呢。”
“我没有推车,全程骑上来的”
“不用等我了,你先骑吧,我这还要整好一会儿”
我看了一下时间,7点多,前面还有20多公里,最后决定还是边骑边等。
这时候笔直的道路两旁已经是草原景色,前方是看不尽的草原,在夕阳的照耀下,草坪闪闪发光。
在天黑前来到了山口大桥,有一个检查站?
“你好,请问这里面可以搭帐篷吗?”我问一个交警。
“里面不行的,还有这里晚上太冷太大风了,搭不了帐篷的。”
我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,前面还有20多公里才到巴音郭楞乡,今天是去不了的了。
我边搜索手机信号给家里报平安,边联系队友。
最后队友到了,我们商量对策,我的是双层帐篷,勉强应该没问题,但是队友的是单层帐肯定扛不住。犹豫之际,我们去问交警这附近有没有住宿的,他说没有。说前面有乡政府,可以过去看看,我们继续观望,看到桥那边有几排房子,就让队友先过去探探风,过了很久他没回来,估计是可以住宿了,我也骑了过去。
发现那里有一个商店,刚好是今天才回来营业,因为独库公路长达8个月的封闭期,封路期间她们回家不营业,真是小确幸。
住宿环境已经不奢求能有多好,20块一个床位,她们在里面打扫卫生,我们在另一个房间烤火,屋外气温估计接近0度,冷风扫过脸颊,一阵刺痛,打了一个寒颤后,赶紧溜回屋里。
队友说吃个羊肉火锅吧,犒劳一下自己。其实我已经没什么食欲,不过这么冷还是应该吃点热乎的东西。店主忙里忙外,洗碗,烧热水,砍羊肉,看着还不错的样子。等了好久好久,终于可以吃了,打开一看,怎么都是丸子,蟹棒这些类似关东煮的东西,没看到几块羊肉,好无奈。
最后随便吃了点就回去睡觉,依然是没有网络的一天。
每天抓狂地收拾行李 一出发不一会是出太阳,马上就阴天 五道弯处 大龙池 开始爬铁力买堤达坂 我的小黄鸭,去哪儿都带着 隧道口装铁门, 过了隧道,景色更是 雪山向草 开始进入草原 库如力到巴音郭勒乡山口大桥的骑行数据
独库第三天,山口大桥到巴音布鲁克 65公里
早上8点开始下雪,下到中午12点还没停,只好雪骑出发。
雪骑途中车子被积雪卡住了,那时候就希望快点遇到屋子可以进去避雪,果然骑了5公里处有几个蒙古包还有棚子,觉得真是幸运啊,赶紧过去收拾整理一翻。
蒙古包里走出一个女人看了一下我,又关门进去了,没有叫我进屋的意思。
我呆在外面太冷了,走过去敲门进去看了一下,里面有两个男人,一个女人,他们在吃饭。
“你好,我能不能进来坐一下?”他们说可以。我进去脱了鞋子袜子放在火炉那里烤,女人一声不响。
男人开始跟我聊天,“你一个人出来骑车吗?”
我说:“有个队友在后面,他等雪停了再出发。”(其实每次一个人出去骑车,都会说有队友在前面等我)
“你结婚了没?”我说结了(说着有点想笑),他继续问:“那你老公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出来骑车?”我也不知道该说啥,就说经常出来,习惯了
“你今天要去哪里?”我说去巴音布鲁克。
“这样的天气雪不会停的,会一直下到明天,这是这边的规律(后来才知道,事实不是这样的)你骑不了的,你可以住我们的蒙古包,一晚上300。”
我说不能便宜吗,他没说啥。
如果今天休息,明天骑的路程就太长了,我不想住所以也没继续问。
他们一直在那里说经常去北上广那边的大酒店烤羊肉串,那些老板指定要吃我烤的。我笑着说:“哇好厉害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我边烤火边想对策,用塑料袋裹着脚走出去路边看能不能拦到车捎我一程,结果并没有。
他们看我在拦车,说可以搭我去巴音,150块,我说就60公里啦,100吧,他们想了一会就答应了,好不容易把所有东西搬上车,七零八落。
一路上他都在打电话,我也听不懂他说啥,有点害怕他们会不会商量着怎么处置我,赶紧把手机伸出车外搜索信号打电话,他还不时停车,下车与对向开过来的摩托车司机聊天,我赶紧下车把车牌号拍照发给家里,然后一直找信号发定位。
最后他与一辆皮卡车司机聊天,然后跟我说:“要换车,这个皮卡司机搭你去巴音,我有事不能去了。”我更是提心吊胆,这是什么操作?当时并没有其他办法,只能换车,给了他50块另外50给了皮卡司机。
这个司机开车比那个男生快多了,是老司机,我呢,一路忐忑。
皮卡司机的普通话说的还不错,他说去过广东工作,噼里啪啦说了一通,说:“你到了巴音布鲁克住哪里,那里的酒店特别贵,你一个人住不划算的。”
“住蒙古包吧,我还没住过蒙古包,这么冷也不能搭帐篷了。”
他说:“蒙古包也要200呢,我认识一个朋友也在那片区有蒙古包,要不我帮你问问看能不能便宜一些。”
我说好啊。
他马上找手机出来拨通了电话,我就想为啥他们的信号这么好。他用普通话跟对方说对方说:
“我搭了一个女生过去你这边,她一个人出来骑车,你便宜点给她住啦。”听到这里我的心里防线放低了,他说了一会儿,对方同意100块让我入住。
很快他把我送到目的地,还帮我把车抬下来,跟我说:“不要一个人出来骑车,很危险的。”我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说:”好的,谢谢您。”
虽然下雪耽误行程,但是还是开心地跑出去玩雪,真是受不了自己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哈哈
单车被雪卡住了,经验不足啊哎
跑到棚子避雪
( 本文作者 : 呱呱叫8912 )

Copyright © 2011-2018 温馨生活百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